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光容易把人抛……

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第二重天  

2010-01-25 20:56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历年的年底都是婚娶搬迁的好日子。乡下的风俗,是要去办大事的亲戚家出礼。所以一到这时,隔三差五要吃宴席。

三叔家二堂姐的女儿今天出嫁。刚刚二十岁的孩子,让人看了心酸。堂姐,让人更安然伤神!这两年真可谓她人生最大的风浪口——去年夏天,堂姐夫毫无征兆地忽然离去;一个抱养的女儿,今年听不下众亲劝说,非要结婚。

只好罢了!要走的,无论怎样挽留,都是留不住的!

小姊妹们几乎都到齐了。难得大家能聚集一堂,看各自的孩子长到让彼此惊讶的陌生;看各自的装束风格迥异到让彼此忽生隔阂;看各自的额头眼角的皱纹细密到让人伤感岁月如此倏忽……

婚礼的主角从头至尾都是很欢喜的笑。是啊,走进人生的真天地,应该是欢欢喜喜的!

堂姐还是很年轻,我闭眼睁眼总看到她当年的风采。她的美不是那种媚,而是一种清纯、淑气、柔婉的美。我十岁左右的时候,堂姐夫那么青春朝气,疯狂地追我堂姐,他们多么的两情相悦。我们镇上最漂亮的衣服总是穿在堂姐的身上。那时候我们一大家里的姊妹只有我最小最乖,所以有时成了他们的幌子!不太理解“相看两不厌”的甜蜜与幸福的我,只记得堂姐夫总在大路边上一家店门口徘徊、张望。他穿紫色毛衣,或者紫色衬衫,有一笔淡淡的胡子,头发自然地微微卷曲。

除了我,旧时大家庭里的姊妹们都有娃娃亲。包括这个堂姐。堂姐的那个娃娃亲却是我母亲堂兄家的儿子。父亲早去,兄妹多,家境贫寒,与堂姐夫相比,无论从相貌还是家境上,都难望其项背。但他却一样十分地喜欢着我堂姐。三叔很势利,不像我父亲对待我两个姐姐的亲事那样铁面无私,几乎没说什么,就打发了娃娃亲。

也许是因为她们疼惜多病的女儿吧!小时候的堂姐是个病秧子,常和三叔三婶住在父亲的宿舍。每一次父亲要好多天不回家,在宿舍和他的门诊办公室间穿梭,尽管他家里还有个老是被疟疾和感冒包围的我。父亲对母亲说,春儿的病不能小觑,凤只是天生身子弱罢了。

堂姐夫离去的时候,小姑姑说:怎么也没想到春儿的命会这样苦!

鞭炮响得震天,和平常的婚嫁一样的热闹。姐妹们合不拢嘴巴地在宴席上吃喝、谈笑,相聚无论如何都是高兴的啊!司仪引领新人入场,主持人赫然是堂姐当年的娃娃亲。

姐姐盯着台上的人儿,半张着嘴巴,愣愣地对我说:这叫命么?!

临走的时候,娃娃亲过来和我们道别。他其实是我们表哥。

他有点醉了,说,人生真怪,人和人的命运是相连的。

姐姐胆小,阻拦他,怕他说出什么来。但他还是说了:

她和他没生孩子,因为她对不起我;我一生不快乐,是因为我恨过她……

人和人的命运是相连的啊!人人都有个自己的世界,但有多少人知道在自己世界里每动一下脚,都会使身外的大世界产生一个永远震荡波及下去的连锁效应……

堂姐有后悔过么?命运真作弄人,分明两个人都没有任何生育上的毛病,为何她与倘姐夫之间,连根血脉都没留下!

如果重来,我想堂姐还是会走到这里,因为命运生了我们,回去还是那时,走的还是那路,遇的还是那情,爱的还是那人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