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光容易把人抛……

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变形记  

2009-10-26 15:44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很久以前就想改变现在的发型。女人们的喜剧是有可能摆脱悦己者的好恶,悲剧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悦己的渴望。

女儿的发型是当初在学校的我的翻版,活了半辈子,看见这样一个青葱稚气的小人儿,忽然念起旧来,想要再活一回从前的自己。

女儿点头:嗯,嗯嗯,可以试试!一脸忍俊不禁。

F开始打击我:不要老黄瓜涂绿漆——装嫩!

这两个坏蛋!

想来想去,到底搁浅了。我还是里外皆内的性格,有那么点掘劲儿,但很微弱,如风中小烛,风小尚明,风大即灭,更奈何耳旁风枕边风。

昨日考试完毕,觉自己如只出笼的困兽,破自行车骑得飞奔,让F的打击追不上,一直冲进理发店里。发廊的妹妹似乎早窥透我的来意,居然一开口便说“你脸蛋长,适合放下刘海!”正中下怀,立即让她手起刀落,刷刷刷,青丝落了满怀!

上软膏,洗,吹,烫,上定型膏,再洗,再烫,诸如此类后,腰疼得站不直!嗨!何苦!要做女人!要做悦己的女人!

戴上眼镜,抬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晕!竟不知道是谁了。

事实证明,冲动是魔鬼!

回头去那个惯常去的粉丝摊填肚子,老板居然让我到后面排队,说让人家大人先来。晕!黑天瞎地,难道连皱纹也被黑瞎了么?被误认为是学生,我怎么没觉得一丝高兴?啊!明白了!那是已然暗自觉察自己现在傻不愣瞪的成分远远多于年轻的快乐!愤愤然离开了!

到家还只有七点多。反复在镜子前看,希望自己能先别人习惯下来。但结果只得了更多的懊恼。

九点,F回来。连忙跑进书房,在书桌边蹲下,将头藏在桌底。F连唤为何,过来拉我,只好双手抱头像个被捉的小偷被F拎出来。F张口结舌,转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!看到我的表情,才发觉自己反应太大,连忙正色,装找东西。

苦着脸问他:有那么夸张么!

曰:就是挺意外的感觉!

上床后,电视不看了,看我。一忽转头俯身过来,仔细认真瞧我的样子,说:你谁?我老婆么?

晕死!

事实证明,F是真诚的。

二日上班,同路的同事第一眼见我很愣了一回,我看见她几乎要往后退一步。有了遭遇F反应的经验,我立即答话,将注意力转移。她似乎也暗暗松了口气——避免要回答我问关于“好看”还是“丑”之类的问题的尴尬。

可是我不得不相信万事都有来处和归处的宿命。转眼到了学校签到处,签到的识别仪竟然不认识我了,无论我在它面前怎么扭来扭去,它总是不予理睬。着急间已经一大串上班的同事等在身后,羞得抱头鼠窜。

幸亏星期一图书楼没有其他人来。不过遇到了胖子老兄,他远远见到我,将小眼睛张成张飞的眼,叫我,说要给我改名儿!

头疼!

更甚者,是升旗仪式,我的一个同事,也是至交,看见我一脸冷漠,似乎没有我这个人存在。半晌忽然在队伍里冲过来,搂住我的肩头:天!我怎么没认你出来?!又说:没事!剪头三天丑!

My god!呜呼哀哉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