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流光容易把人抛……

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旅途  

2009-11-17 19:02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天真冷,陡然来一场大雪迎着路上的我,倍觉寒冷。

难得和Y一起去旅游,和她投缘,有许多说不完的话题,但和她也有隔阂,而且隔山隔海,永远没有攀登过去的指望。我觉得伤心,她也一样!只是都不必说。

这不单单是我们的悲哀,而是人类的悲哀吧!

去拜访了以前的老同学,Y的好朋友。我更觉得那是打扰。我太无法忍受自己去打扰别人了,所以我真的觉得很难过。可是正如我想要流产甪直之行一样,我发现自己这样是太自私了——只想到要自己不去欠别人,而让Y难得来一趟而没有去成古镇,而使她们难得一聚却不能尽兴!

因此还是去了。一个人来到这世上,从第一声啼哭开始,就已经在欠了,一生一共要欠多少不得而知,但知道这绝对避免不了。

古镇很好,旧时的甪直面貌尚在,只是人不再是长衫榴裙,都是合身的短装,俏丽而现代,映衬着古镇斑驳剥落的墙壁,乌黑、扬着飞檐的屋顶,深绿潮湿的青苔,觉得寂寞、陈旧和伤感;高拱陡峭的小石桥几经修葺,依稀着古时的风韵,我侧身桥颠,Y给我“咔嚓”了几回,惹得回家后F反复看了又看,曰:古桥么?旧镇么?好看么?全然忘记那个侧身的女子。是因桥而有了我这一侧身,还是因了我这一侧身而有了F眼里美丽的古桥?谁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那一瞬间,桥上有我,我站在桥上!

那时我想:我幸亏来!

想到没出门时,F说到重庆古城,我立即说:好啊好啊,我不去苏州了,去重庆。F当时懊恼了好久——不该提醒我——他永远觉得只有他才是我最好的旅伴!他不必担心,我早就留着了,留着那雾都,留着那幽青潮湿的青石板,留着那背竹篓的远远的拾级而上的如梦里一样来的身影,和F一起看,一起走!在网上看过雾都,苏州的甪直,也古老,却如一艘沉底的旧船,永远沉在了生活的水低,沉离了喧嚣真实的生活,不再似那雾都,古,却古在生活的脚步里,古在人们的行思习惯里,古得尚能与岁月圆融一体。

冷雨下了一昼夜。

白天无暇太多的心思,只能看憧憧擦肩的路人,短暂地给自己留点羡慕他们的时间,羡慕他们和我们一样长走,却能在这长长的街的尽头走进自己的家,而我们,如果口袋里没有钱,身边没有老友,这个异乡里,我们只能走进黑夜,而不是走进一盏温暖的窗灯里去。

但我们还有钱,也有老友,足够使我觉得温暖,安心!此刻钱和老友,尽管不是我的老友,我一样觉得他们很可爱!躺在板床上,有了家的感觉——家里也是板床,因为腰椎盘膨出不能睡席梦思。有时候我在奇怪,奇怪是不是世上的一切都在为下一步伏笔,就如我的腰椎盘,折磨肆虐我,却原来为了此地此夜此时,让我在想哭的时候贴着板床的脸,有了家的感觉。

沉夜里心静下来,听冷雨敲窗,想家,想F。在家的时候那么想出去,出来一百个小时不到却想他想得要命。生命是个须臾无法停止不变的怪物,只要变化,却无妨这变化是往前还是回头,人的思念、爱等等情感原来是因为变化才脱胎的。

我终于能理解张爱玲在异国人家的窗前,对国、家的深深思念了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